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乱世扬明 > 第八百零七章天津卫

第八百零七章天津卫

  夏天南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目的,可是我没法看透。既然我无法毫无保留地信任他,就不敢把一支精锐的部队交到他手里。”

  林伟业点点头:“我明白了。虽然从能力来看,他能够胜任这个职位,但是保证对军队的绝对控制权更重要,我支持你。现在陆战队还只是个构思,离正式建立还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可以慢慢物色其他人选。”

  码头这一场小小的风波并没有影响琼海军的步伐,他们很快进入了天津卫的范围。

  天津东临渤海,北依燕山,海河穿越天津市区蜿蜒入海,毗邻京城和河北,素有“河海要冲”和“畿辅门户”之称,是首都的门户,地理位置非常重要。但是这样一座重要的港口城市,建城的历史却很短。

  在元朝以前,这个地方都被称为直沽,元朝改为海津镇,这里成为漕粮运输的转运中心,并设立大直沽盐运使司,管理盐的产销。明建文二年(1400年),燕王朱棣在此渡过大运河南下争夺皇位。朱棣成为皇帝后,为纪念由此起兵“靖难之役”,在永乐二年(1404年)亲传谕旨“筑城浚池,赐名天津”,将此地改名为天津,即天子经过的渡口之意。作为军事要地,在三岔河口西南的小直沽一带,天津开始筑城设卫,史称天津卫,后又增设天津左卫和天津右卫。

  天津筑城设卫后,最初只是一个卫所,指挥使没有行政职权,但有一定的土地(城堡及屯田)、数量较多的民众(屯田的军士及军属)和政事(军政及屯政)。随着人口增加,商业发展,事务繁多,词讼纠纷发生,卫所已不能治理这个军民混杂的商业化城市,朝廷后来又陆续因事设官、设衙,建学,或将外地官、衙迁津理事。但是这里始终还是一个卫所为主的城池,能说得起话的还是卫指挥使、兵备道、镇守宦官等人,都与军队沾边。

  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忽然来到天津卫,并且没有兵部调令,让城里的人都惊动了。

  天津卫指挥使衙门派人前来询问,琼海军派出交涉的还是黄猛甲,答复的还是应付大沽炮台同样的说辞。

  “……一路追击鞑子至此,兵部调令正在办理当中……请打开城门让我军入驻,并供给粮草。”

  天津卫派来的人有些为难,“这不合规矩啊,没有兵部的调令,卫城是不能进的,更别提粮草了……”

  黄猛甲有些烦躁,一把揪住这人的衣领,把他提起,双脚离地,恶狠狠地问:“哪有这么多规矩,没听见我们说打鞑子吗?几万鞑子过境,你们可曾出城阻拦过?居然有脸说什么规矩……”

  这人吃了一惊,眼前的凶汉不讲道理啊,好汉不吃眼前亏,眼珠转了转,辩解道:“兄弟息怒,我去禀报指挥使大人,看看能不能通融。至于粮草,都是由兵备道掌管,蓟镇、辽东的粮草都由其负责转运,天津三卫的粮草也由他拨付,我们不能做主。”

  黄汉生松开手顺势一推,这人踉踉跄跄退后几步差点摔倒。

  “你也不用通报了,我们将军是琼海镇总兵、平南伯夏天南,叫你们指挥使大人亲自来见。”

  琼海镇这几年声名鹊起,凡是当兵吃饷的谁没听过,朝廷邸报都三番两次公布天下,生擒高迎祥的战绩更是如雷贯耳。这人一听,不由自主缩了缩头,连忙应下:“我马上去请指挥使大人过来,请兄弟们稍候。”说完一溜烟走了。

  人的名树的影,琼海军的名头一亮出来,天津卫指挥使坐不住了,赶紧亲自出城交涉。夏天南“亲切”接见了这位指挥使大人。

  这位指挥使擦拭着额头上的汗珠,陪着小心说:“下官是天津卫指挥使徐忠,见过右都督,不知大人来天津卫所谓何事?”

  本来卫所和营兵是不同的系统,互不隶属,卫所再烂,营兵再**,也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夏天南除了爵位,还有个正一品的五军都督府右都督的头衔,正好是徐忠这个卫指挥使的上官。虽然到了明末,五军都督府已经被架空,大部分权力都转移到了兵部,但名义上还是全国最高军事机构,理论上还是各地都司卫所的直接上级。

  夏天南心想,多个头衔果然好办事,能名正言顺压制一个卫所指挥使,否则就变成了外地总兵硬闯卫所驻地,性质完全不一样了。不过这个指挥使能够记住他诸多身份中的这个头衔,并迅速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况且主动点名右都督的身份,那么以下官身份觐见也不算丢份,算是保全了自己的面子。能过官居正三品指挥使的人,果然不会太笨。

  官场的游戏规则是花花轿子人抬人,既然对方放低姿态,那么自己也不能伸手去打笑脸人,有话得好好说。他笑道:“徐指挥使客气了,本官来到天津卫没有其他事,就是追击鞑子而来,希望能行个方便。”

  徐忠愣了愣,下意识地反问:“追击鞑子?鞑子不是在顺义一带吗?”这个时空的通讯条件自然无法与旧时空相比,琼海军在昌邑击败阿巴泰的战绩,只是几天前的事,还没有上报朝廷,也没有传到天津来,徐忠自然不知道。

  夏天南耐心解释:“是这样的,鞑子入寇有两股势力,一是阿济格,二是阿巴泰。在顺义的是阿济格,阿巴泰则从沧州南下,到了山东境内,我们和他打了一仗,杀了几千鞑子,把他吓跑了,于是就从海上抄近路赶到天津来阻截。天津是阿巴泰北上的必经之路,我们想在这里把他这支大军彻底吃掉,所以……”

  话还没说完,徐忠吓得已经站立不稳了,手下连忙扶住,才没让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出丑。徐忠额头上的汗更多了,不敢置信地反问:“杀了几千鞑子?还要彻底吃掉阿巴泰的大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