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叶凌天李雨欣 > 第2031章 真正的目的

第2031章 真正的目的

  “方依依生下那个孩子,你敢说你心里头不介意不恨她?哥为什么要在网上发布那段道歉的视频,还把财产能给你的都给了你,你敢说这不是因为你的原因?”

  “而且最主要的,以哥的性格,既然承认了这个孩子就一定会对他负责任,如果你考虑老兵集团以后的归属,考虑到叶康继承集团的问题,那个孩子也一样有继承的权利,所以你为了避免这些可能,你要逼着哥走。”

  “我不愿意去承认去这样想,可谁敢保证没有这个可能?”陈俊良咆哮着说道。“尤其哪个母亲不为自己的儿女考虑?这么想难道错了吗?”

  李雨欣听到后面这些,已经呆住了,随即几乎被陈俊良气笑了。

  “你不是口口声声你了解他吗,你了解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要做的事情谁能拦住他,他不想做的事情又有谁能逼得了他?而且我有必要逼着他发布视频,把这些家事抖落出来给所有人看吗?他要对方依依的孩子负责任,难道就不对叶康和诗怡负责任?康康和诗怡就不是他的孩子?”

  “你提起那个视频,就应该知道,他说了他压根就没有打算让孩子们继承家业和资产而是希望他们自己去创造,所以无论是叶康还是诗怡和天乐,都不会去有所谓的继承老兵集团,更不存在为了所谓的继承权,要逼走他的事情!”

  “是,你没有逼他,你根本不需要逼他,他自己就会因为愧疚,为了你为了这个家庭自己主动去这么做,因为他在乎你在乎家庭,他对你心怀愧疚,所以根本不用你说他自己就会这么去做!”陈俊良怒吼着,此时此刻他已经完完全全地把所有的责任和情绪都发泄到了李雨欣的身上。

  “他为了不让你伤心生气为难,选择了离开,然后出了什么事情。否则你告诉我,现在他离开了部队,没有任何的事情,为什么要忽然远走,又要做出这么多安排,消失的这么彻底?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李雨欣霍然站起来,抓住了自己的包:“陈俊良,你是凌天的兄弟,是叶霜的老公,所以我尊重你,但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地污蔑我!你的想象力很丰富,可惜事实完全不是那样,为了将来我儿子能继承老兵集团,就把凌天逼走?你不仅仅是看低了我李雨欣,更是看低了凌天!你难道不应该了解他的性格,他是那种犯了错误就会用一生去弥补而不是一走了之的人!更何况我早就原谅了他,今天如果不是你提起,我都不会想起来这件事。”

  “我也没有必要跟你解释那么多,反正你也不会相信。我只需要跟你说两件事,第一,凌天没有死,他不可能会死,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但是我就是相信他一定会回来,我和孩子永远都会等着他回来。”

  “第二,我也绝对不会也绝对没有去做任何对不起他或者伤害他逼迫他之类的事情,更不可能是为了钱或者利益还有老兵集团去跟他反目,在我心里,一百个老兵集团也比不上他。你爱信不信,我没有必要对你解释,只要凌天他相信我就够了。”

  “我今天来这里,也不是为了听你指责我,听你胡说八道些所谓凌天死了的事情,话我已经说得够多的了。从今以后,这些话也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你如果认为凌天死了,认为是我的错,认为他的死与我有关,就请你拿出证据。如果觉得我不配做你的嫂子,你可以和我断绝任何个人的往来和联系。工作上的事情你自己做好,我不会找你任何麻烦。如果你没有别的重要事情要说,那我走了,你好自为之。”

  李雨欣说着,拿起自己的包就要离去,陈俊良面色阴沉地挡在了她的面前:“话还没有说完就要走?嫂子你未免也太心急了吧?这么沉不住气,也太不符合你的作风了吧?你这样子不是更加地让我怀疑你?”

  “我没有不尊重你不认你这个嫂子,但是现在是牵扯到哥,伤害哥的事情我绝不容许。现在不管哥的离开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哥他的确是死了,作为兄弟我必须把他后面所有的事情处理好解决掉,防止他一生的心血被别人窃取和糟蹋。所以后面的事情我认为我们有必要坐下来好好谈清楚商量清楚,这也是我今天找你出来的原因。”

  李雨欣根本不想再跟他继续纠缠浪费口舌,尤其是这时候再听他叫嫂子,简直是讽刺:“陈俊良,你我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做,时间宝贵,不是拿来这么浪费的。”

  “先是说凌天死了,然后把一切都怪罪到我头上,你用那些莫须有的事情已经浪费了我快一个下午了,我也不想再去听任何影响心情和与你关系的话了,更不想去强调他没有死这个事实了。所以也不存在有什么后面事情需要谈,即使有什么,我作为他的妻子,法律上规定了他有任何意外的情况下,他的一切事情我都有权利去处置和安排,没有和你商量的必要,所以就不劳你费心了。”

  她说着,绕过陈俊良就去拉包厢的门准备离开。这时候陈俊良在她身后冷冷地说道:“嫂子,我有必要提醒你,哥走了还有老兵集团,还有那么多的产业,那不仅仅是哥的心血,更是我们这些弟兄们跟他一起白手起家打下的江山。于情于理我都不会让哥死了以后一生心血也付之东流。”

  陈俊良说完这番话,随即从桌上放着的他的包里抽出一样东西,在李雨欣面前晃了一下,“看看这个,你还觉得没有跟我商量的必要吗?”

  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份股权转让书。

  李雨欣顿时心中升起一丝疑惑,也感到不妙,有什么阴谋正要浮出水面:这恐怕才是陈俊良今天的真正目的,他认定叶凌天死了,还把自己单独叫出来而不是采取任何正当的方式去好好跟她说,而是像现在这样把两个人逼到撕破脸的地步,为的就是这个目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