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蒋文旭的信

蒋文旭的信

  爱妻知书:

  愿展信舒颜。

  你一个人在外面这么久,过的还好吗?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我一直都很挂念你。

  你走之后,我总觉得生活慢了下去,白天和黑夜都很长。有时候我自己在家坐在沙发上,总会想春天怎么还没来啊,家里实在太阴冷了。我其实一切都还好,只是觉得你应该也是很不喜欢北京的冬天。我最近很听话的配合医生在治病,景文跟我说,你大概也是不愿意回来时看我把自己折腾成这幅不人不鬼的模样吧。

  日子也就这样滑下来,并不难熬。只是大多数时候我真的很想你,想的太厉害的时候我就抱着你枕过的枕头在家里漫无目的地踱几步,听见门外有响动就控制不住的想去看看是不是你回来了。但你一直不肯回家,我只能自己慢慢数着过日子…后来明白了,你不回来就不回来吧,从前都是你等我,现在也换我久久地等你一次。

  知书,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梦到你了,白天越是抓心挠肝的想,晚上梦里越是茫茫的一片空白,风吹万物,独独没有你。是不是…你其实也是不愿意再见到我呢?我也常常会想起从前的事,不瞒你,我自己都觉得残忍,都觉得对你实在不公平。我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对你再好一点,怪自己从来没有真正纵容你一次。我现在说知道错了,你可能都不稀罕再听一声了。

  你就这么走远了,没有告别,没有回头,就连一个补救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我现在终于学会该怎么去爱一个人,只给你尝甜,我自己吃苦。

  还记得你曾经说最喜欢小狗,我嫌弃脏不肯让你养。现在咱家那只秋田已经半岁了,粘熟人,对陌生人脾气仍是不好,每天我再忙都要抽时间照顾,你这么喜欢动物,什么时候回来把我解放了啊?宋助理都快吃不消了,那狗白天给他带,祸害了不少他办公室的花草和重要文件。

  年后我去找艾子瑜了,无所不用其极才把你留下的那件大衣要回来,那件大衣我怎么舍得留给他?我记得那是我七年前给你买的,带你去看雪,大晚上冷的要命,随便买的大衣也不合身,你没正儿八经穿,兜头一裹被我抱在怀里。那之后你把这件大衣穿了七个冬天,我都记得的。

  艾子瑜看我的眼神还是冷淡憎恨,冷的扎人骨头。倒也正常,先不说他那么喜欢你,光我曾经对你的伤害,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指责谩骂我。但上次我去找他要你的东西时,我是真的难过了。他看我的眼神里有我最厌恶的同情和悲哀。他说让我不要再发疯,他说你已经去世了。

  怎么可能呢?你只是不愿意见我而已,你是我的一条命,你如果不在了,那我为什么还活着呢?

  但那天回家之后我就在想,你可能是真的生了我的气不愿意回来了,我该怎么办好呢?我能怎么办呢?我想了很久,忽然觉得可以去找你,去你曾经跟我提过而我始终没有机会带你一起去的那些地方。

  公司交给了景文和宋助理看着,盈利亏损对我而言也不是多重要的事了,留着也只是因为里面掺杂了太多有关你的记忆。

  我上个月去佛罗伦萨那趟在家收拾行李的时候,竟然找到了被你宝宝贝贝藏在衣柜夹板里的画集。还是我高中时候偷偷画下的你,最开始侧脸多,都是上课时你认真听课我看着你画的。后来也有正脸了,是因为咱们在一起后,我终于能光明正大的看你了。

  不过你藏的真严实啊,我以为这本画早就丢了。也难为你十四年前从家里出来偷偷跟我走,身上什么都没有,还记得带上我的画。也不知道你是害羞还是如何,从没告诉过我,连我都瞒了下来。那是你的深情,很少说,却一直比海都深。是我亏欠你,无论是生活,还是感情。

  从米兰到佛罗伦萨的火车七个小时,我一直在看当初为你画过的画,似乎能看到十六岁那年的你,靠窗坐,有阳光的日子发丝和眼睫都缀着金光。似乎也能看到那时的我,看你时很专注,以为一辈子就是一幅画的时间。

  邻座是对来自法国的老夫妻,年龄大了,很恩爱,十指一直牢牢的扣在一起。我看他们的时候他们冲我笑笑,用英文和我打招呼。

  聊的熟了些后我举着画集冲他们介绍你,他们夸你长得真好看,我很开心,我说,这是我最爱的人。那种感觉真的好极了,你就像陪在我身边一样,有人问起你,有人记得你我曾经在一起,并且一直都会在一起。

  佛罗伦萨很美,和你曾经给我看过的画集一样,落日余晖下金闪闪的教堂尖顶,色调和谐温暖的小镇,像是童话。但我没有像故事的完美结局一样等到你。

  回国后我在家宅了两个月,景文还一直怕我出什么事,他劝我再去看看心脏。我知道我没事,熬过你刚开始消失的那小半年,心脏上的毛病也慢慢隐匿了。我也不希望它撕心裂肺的疼,因为那往往预兆着并不是什么好事。

  再次出门之前一个星期我去捐献了骨髓,倒不是突发善心,只是想到你,我希望最好每个人都去捐一些,如果能用到你身上才叫善有善报。

  我这次去了阿根廷,到了伊瓜苏瀑布。你有一段时间特别迷梁朝伟张国荣,看《春光乍泄》看了得有十几遍,我不爱看电影,但久了总记住了几句台词。

  我可能真的感性了,站在瀑布下的时候,突然就想起影片结尾梁耀辉独自一人站在瀑布下,我和他都在想,这个瀑布下应该站的是两个人啊。

  有没有机会从头来过啊?

  知书,一想起你我竟然越来越厌恶旅行。独自看过那么多美景,心上的寂寞却越来越重。因为我总是会想,如果你要是在我身边,那该有多好,我可以牵着你的手走,掌心指尖洇了热汗都舍不得分开,我在握着我的灵魂,滚烫的一束。

  所以我会学着耐着性子一直等下去,在你不回来的日子里一点一点赎我的罪,亲身体会一下我曾经带给你的冷落和伤痛,日日夜夜分分秒秒。

  我走过岔路,做过错事,也渐渐知道世事不能如自己所愿,回头的可能太晚。我不求原谅,只想等你,用我的未来,用我全部的力气和生命。

  我不知道自己作了这么多孽还有没有来生,所以我能做的只有这一世倾进心血和爱意等你。

  用我的灵魂去爱你,用我苟延残喘的一口气去等你。

  因为你是这平凡世界中我的独一无二。

  我爱你。

  愿你

  安康!

  等你回来的人:蒋文旭

  2016年3月17日

  新文《有始无终》狗血虐求收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