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狩猎好莱坞 > 第1488章:历史总是惊人相似地依旧跑偏

第1488章:历史总是惊人相似地依旧跑偏

  早餐之后,西蒙上午的行程主要与韩国的互联网产业有关。

  对于韩国的新科技领域,不同于中国的完全本土化策略,西蒙采用了两线并进的手法,既扶持韩国本土企业,又鼓励伊格瑞特等巨头在韩国的发展。

  毕竟韩国的相关领域对维斯特洛体系而言不存在中国那样或明或暗的壁垒,伊格瑞特等公司如果能够直接发展起来,无疑更符合维斯特洛体系的利益。

  不过,西蒙也明白,政策法律上不存在壁垒,但门槛还是有的,就是文化语言等因素。

  主要是韩国人足够拼。

  其实整个儒家文化圈都差不多,这也是后来全球互联网巨头在中日韩都有些水土不服的一个很重要原因。

  西蒙就记得一个大概说法,同样是创业,如果说欧美的创业环境是罗马斗兽场,亚洲的创业环境,就是地狱修罗场。结果就是,一旦亚洲本土企业开始往外冲,欧美那些所谓巨头往往都会丢盔弃甲。

  这一点,日本已经证明,韩国也已经证明,后来的中国,同样在逐渐证明。

  绝对不是普通人想象中打打价格战那么简单。

  不过,日韩能够成功走出去,一个是钻了空子,一个是做了棋子,轮到中国,空子钻不了,棋子不愿当,就只能正面硬刚,四面围追八方堵截,难度相当于斗兽场加修罗场的结合,以至于很多躺着赚钱的干脆不出门了,想要站着挣钱的,往往鼻青脸肿,还要被自己人嘲笑,看看,真是个傻子。

  如果是企业之间动用舆论相互倾轧,还没什么。商战嘛,就是你死我活,能用猴子偷桃谁费力黑虎偷心。

  但,如果真是普通人跟着一起嘲笑,那就是真正的蠢货。

  超级蠢货。

  这些人的逻辑往往是你赚了钱又和我没关系,搞砸了我当然嘲笑你。

  真没关系吗?

  西方国家为什么能有那么完善的福利制度,为什么一天工作六小时就能过得相当滋润?

  因为别人提前实现了产业升级,站在了全球产业链的制高点。别人生产1美元的产品,送出去能卖10美元,于是,多出的9美元,就是别人享受滋润生活的根本。

  相比起来,加工个衬衫做个鞋子的低端产业,拼死拼活一天工作12个小时,1美元的产品也就赚个50美分,当然没办法支撑滋润的生活。

  而那些想要站着挣钱的,在做什么?

  就是产业升级!

  就是要摆脱自家做1美元只能赚50美分的窘境,也要大家干1美元的活也能赚上10美元的钱。

  只要成功,自家人也就能过上滋润日子。

  然后,别人在外碰壁了,回到自家还一群人阴阳怪气,躺着挣钱不好吗,割韭菜不好吗,那么拼干什么,被制裁了吧!

  只能说那句老话,不是蠢,就是坏。

  回到正题。

  因为日韩的特殊情况,即使本土团队的竞争能力超强,西蒙也相信伊格瑞特等公司能在这边扎下根来,再加上这边主动扶植的本土公司,基本上也就能够锁定韩国的新科技产业。

  结束上午的工作,午餐在青瓦台,与金大中的一次餐叙。

  西蒙对于这位韩国总统越来越满意,因此在餐叙上还再次向对方示好,表示可以扶植金大中的家人在海外做一些生意。

  没必要在韩国境内搞,划不来。

  其实说起来,韩国的第一位文人总统金泳三,虽说执政后期一地鸡毛,但随后大致也算善终。其中很有意思的一个细节就是,除了一个儿子因为手脚不干净遭遇调查进了监狱,金泳三的其他几位子女,全部都移民去了美国。

  多好。

  只要金大中能够一直如意,西蒙也不介意将对方家族的后路安排的更滋润一些。相反,如果不听话,那就等着韩国总统魔咒吧。

  随后,下午又是一场几家娱乐公司负责人参与的联合会议,直到傍晚。

  对于韩国的娱乐产业,同样已经彻底完成了布局。

  现在当然还有些糙,比如这次的《生死谍变》,不乏有韩国媒体揭露某个事实,这部电影的制作资金,大部分来自海外。

  这对于骄傲的韩国人,多少算是一个打击。

  西蒙当然不能打击韩国人的自尊心,因此,随后的运作会更加遮掩一些。

  让韩国人更加骄傲。

  韩非子说‘国小而不处卑,可亡也’。

  西蒙恰好就是在进行逆向操作。

  让一个小国足够骄傲,无法准确定位自己,那么,将来的将来,只要有需要,鼓动一下,这只小螳螂就会很容易跳出去阻挡一些什么。

  如果螳螂被碾死了,那可更好。

  看,他竟然把螳螂碾死了,现在你们明白其邪恶本质了吧,这是个连可怜的小螳螂都不愿意放过的家伙,多残忍啊,多无情啊!

  于是众人纷纷谴责大车的残忍无情。

  至于螳螂为什么会跑到车底下,螳螂有螳螂的骄傲,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其实吧,显然还有另外一种操作。

  把小国捧得高高的,对应的,当然就是,把大国贬的低低的。

  动用手段让一个大国长期处在一种不自信的自卑状态,那么,习惯了自卑,往往在需要争取的任何事情上,都会缺乏底气,会习惯退让,会在不知不觉中放弃太多东西。

  这怎么操作呢?

  同样很简单。

  比如,一配三什么的,对那些即将走入社会,人生观价值观塑造正处在关键阶段的年轻人不断耳濡目染,原来他们连非洲犄角旮旯里跳出来的某些乱七八糟都不如。那么,长时间‘熏陶’之后,这些年轻人大概是很难生出什么傲气的。

  青年就是一个国家的未来,这看似一句套话,但其实是真的。

  如果连年轻人都没了什么傲气,反而被灌输了一种连自己都不太自知的自卑。那么,这个国家大概也就没什么未来可言。

  站在维斯特洛体系的立场上,西蒙觉得吧,这件事,可以好好操作一下。

  说不定也是各取所需呢。

  毕竟《商君书》的‘驭民六术’中,有一节,恰好是契合这种操作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