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出击吧!怂怂汪[星际] > 81.第八十一章 药巫

81.第八十一章 药巫

  “陛下,前往塞万提星系的日程已经商议好了,您这几日……”阿诺德顿了顿,实在没忍住把手中的平板砸到了桌子上,咆哮道,“该休息够了吧??!”

  蓝斯被震了震,发丝向上飞起,面色却纹丝不动。他缓缓抬起了头,瞟了眼吹胡子瞪眼的老头,闲闲用手指,把桌上的平板勾到了自己面前,很快一页行程安排的投影就出现在了面前。

  【目的地】塞万提星系首都克洛伊星

  【时间】10天

  【领队】玄铁军格巴顿中将

  ……

  蓝斯看的很快,却把这页的内容仔细过了两遍。见他迟迟没有落笔,阿诺德又急了,“蓝斯!你这是走神儿了?”

  蓝斯抬眉,对他去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点了点平板上随行军队那一项,问道:“怎么没安排银河军部的人?”

  阿诺德愣了下,像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有些理所应当又疑惑道:“索隆的离开毕竟对银河军部的打击很大,我的意见是冷处理两到三年,所以此行……”

  “老师。”蓝斯打断他,眉头微蹙起来,“银河军部不是索隆的,是属于整个欧翡。里面的每一个士兵也都和玄铁一样,经历过严格的转正考核,向人民宣过誓言。他们的忠诚我从不怀疑,他们也不该受到怀疑。”

  阿诺德眼眸动了动,定定看着他。

  仿佛想从他湛蓝的瞳孔中读出什么。渐渐的,表情柔软了下来,眼角露出笑意,轻哼一声,“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自当遵命。”

  他一伸手,屋中的投影顿时被捞散,两人面前变得空无一物。

  老人挺了挺胸膛,傲娇道:“那我回去让他们重新改了,没什么事,等有结果了再给您带来。”

  ***

  “真的吗?你说只要让索隆元帅服下这支药剂,他就会对我言听计从?心里把我放到……放到最重要的位置?”

  昏暗的药室中,巴泽尔坐在皮沙发上,他很不喜欢待在这种密闭幽黑的地方,但看着手中拿着许多装有不同颜色药剂试管的药巫,还是忍耐下来,催声问道。

  药巫身穿宽大的黑色斗篷,将脸遮住,看不出年龄。但裸露在外面的手却布满褶皱,夹杂着可怖的血红疤痕,模样十分骇人。

  他轻轻摇晃着一支红色的试剂,缓声沙哑道:“回陛下,最终配出的这支药剂,倾尽了我药巫数代先辈的心血。自两百年前欧翡最先发布禁止人们从事药巫的工作以来,我们药巫几近灭绝,这里已经没有了我们生存的空间和地位!……”说到这里,药巫情绪激动起来,拿着试剂的手都在发抖,他剧烈深呼吸几口,仰起了头,令人吃惊的是望向巴泽尔的那张脸竟然十分年轻,带着几分祈求的意味,“陛下……我将毕生所学都奉献给您,只求您在心愿达成之后,能帮帮我们药巫一族……给我们,一条生路!”

  药巫说到了激动之处,伸出手想要抓向巴泽尔。巴泽尔见到那双可怕的手快要探到自己胸前,立马厌恶地后退两步,呵斥道:“好了,快停下!”

  等对方站住了,才松下一口气,敷衍地挥挥手,“知道了知道了,只要你把事做好了,我自然会成全你!不就是让你们这些地下道的老鼠重见天日么,不是什么大事。”

  药巫的脸一瞬间狰狞地呲起,拳头握住掩在衣袖下,但他很快又忍耐下来,用感激的嗓音说道:“谢谢陛下!谢、谢谢陛下!”

  他的眼睛憋出了红色,吸了口鼻子,将泪忍了回去,埋下头手里麻利起来,不再犹豫快速地进行着药剂的配备。

  他们不知道的是,一架隐形军用的追踪器正默默地停在药室的门外,通过监控,另一边管理宫中内务的老人正聚精会神地注视着。老人看了看时间,不由皱起了眉头。

  “总管,您看出什么来了?”身边的副手问道。

  老人若有所思道:“陛下最近在那个药巫的住所每次停留时间,越来越长了。”

  “那……那要报告给头儿吗?”

  老人叹了口气,“再看看吧。毕竟那位是……元帅大人也不会愿意见到这种场景的。”他缓缓站起身,眼睛望向窗外,遥遥道,“等到查的更清楚些,再给元帅个交代吧。若冤枉了谁,不是你我能承受得了的。”

  小副手半懂不懂地点点头,乖巧地继续盯在屏幕外。

  ……

  “成功了!陛下,药剂试配成功了!!”药室里传来男人沙哑兴奋的叫喊,甚至笑声掺杂着哭声。

  “闪开!给我看看!”巴泽尔急切地冲上前,推开穿着斗篷的男人,将试管抢夺过来。

  “陛下,小心啊……”药巫十分紧张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生怕没拿稳将寄托着自己族人生死的药剂给摔了。

  “就这个?你确定管用?”巴泽尔看着瓶子里黑乎乎的药水,一脸的不可置信。

  “当然!陛下,只需让索隆大人喝下,您就是他的天神!”

  巴泽尔轻轻摇动着液体,嘴角露出了一个扭曲而满意的笑容。他将试管塞进衣服里面的内袋中,扭头就走,在即将推门出去的时刻,又回过头来,问了句,“这个药剂……有什么副作用吗?”

  药巫脸上的笑跌了下来,低下头,支支吾吾道:“呃……这个,因为还没有做过临床实验,所以,不太好说……”

  见巴泽尔眼神一下子凛冽起来,药巫吓的一哏,又急忙补充道:“不过、不过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索隆元帅身体那么好,不会因为一支小小药剂受到影响的!您说对吗,陛下?”

  巴泽尔眼神晃了晃,低下头看着手中黑色的药剂,半晌,轻“嗯”了一声,面无表情道:“这样就好。你在这里等消息吧,没事不要乱出去。”

  “是……陛下……陛下!”药巫看着巴泽尔走上台阶的背影,心里没有来的一慌,追上几步。见到厚重的大门在自己面前关上,药巫孤零零地站在药室的正中,头顶的斗篷滑落下来,露出年轻的脸庞和油腻脏乱的头发。他缓缓低下头,看看自己与实际年龄完全不符又丑陋不堪的双手,那些疤痕都是常年被药水侵蚀过留下的痕迹,不知失败了多少次,忍受过多少疼痛,才有了今天。

  经历过这些痛苦,但他从不敢放弃。为了他那些遭受不公的族人,为了能让他们重新堂堂正正的站在世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而现在,他终于要看到成功的希望了!没枉费他苦心积虑地来到小皇帝的身边,渐渐取得他的信任……

  只要小皇帝能拿着这支试剂达成心愿,他们药巫一族就能够重新被重用,能够重新有自己的用武之地!

  “父亲……爷爷……你们泉下有知,我一定会带着族人从这阴暗的角落走出去,站在有阳光的地方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