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我的功法全靠捡 > 番外

番外

  番外

  神界历史,自神域之战五千年后,进入了起源时代。

  自创世法典完成的千年后,距离那场令无数人动容的大战,俨然有六千年的历史。

  弹指一挥,六千年,世间兴衰过往,如过眼云烟。

  然,创世羲皇,再次做出了惊人的决定,他把起源神树的枝叶,控制在一定的数量上,交易给各族。

  不但如此,羲皇改写了太一伏天诀,成为尘世间每一个种族也能修炼的功法。

  倘若未来的神界人族化暗,此后也不必等候炬火,就由各族来成为光。

  九州圣界。

  如今九州圣界俨然是仅次于神界的存在,九州大陆板块和圣界的融合,曾经这里诞生过一代羲皇的故乡。

  圣界剑域。

  剑林之上,一代剑主身着飘飘红裳,立于云巅。

  她红发艳若火,鲜红艳丽的宝石红眸,美艳而幽冷,像是地狱火海下的一朵红莲。

  一位剑童御空落云,弯腰作揖,恭声道:“剑主,有您的信。”

  剑主头也不回,清冷淡然的道:“不是说我静修期间,不能有任何人打扰吗。”

  剑童摊开密信,认真道:“可这封信的主人,他说想和你学剑,他说他叫真德帅。”

  娇躯轻颤,一向清冷的剑主破天荒的唇角翘起一丝弧度,她冷哼道。

  “哼,就他还学贱,不用学了,没人比得过他。”

  剑童深以为然;“看来真的是位剑修大佬,剑倾城前辈已是圣界剑道第一,竟说没人比得过这个人?”

  剑童再度抬头时,剑主那清冷身姿俨然不见。

  太阳圣殿。

  一位清靥绝丽的白袍女子正同学生们讲课,她眉眼如画,轻声细语,仿佛听她讲课也是一种享受。

  突然;几位学生跑来。

  “云老师,外界有人闹事呢,有个人吆吆喝喝的,说你一定要请你喝茶。”

  白袍女子揉了揉黛眉,莞尔道:“那就请他等一会儿吧,待我讲完课有时间就去。”

  学生又道:“他说,要是您没有时间,改日也行。”

  啪啦~!

  她手中的书籍掉落在地,清靥染上一坨红晕,眉眼泛起似水柔情,嗔怪道。

  “一跑出去就是百年,一回来就是不正经!”

  灵州鉴宝大会。

  一道倩影坐在首席,尤为惹眼,紫裙佳人胜若娇柳,眉染秋霜,双瞳剪水之间,静谧淡雅。

  “哇!终于看见圣界第一鉴宝师了,好激动。”

  “什么时候能向她请教一番呢?”

  “据说碧涵大师脾气很好呢!”

  周围满是年轻一代的仰慕和热议。

  突然;大会的主办人闯进来,脸色古怪道。

  “突然加道一条消息,有一位鉴宝师向上官碧涵大师发出鉴宝挑战,问她敢不敢接?”

  坐于首席的紫裙佳人颔首一笑,“可以。”

  主办人又道:“这名鉴宝师说他自己叫石乐志。”

  紫裙佳人蓦然一怔。

  主办人面色古怪的念着书信,“他说,他鉴定出了上官碧涵大师就是他的宝贝,问大师,是否正确。”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不少人纷纷怒容。

  是谁,敢如此大胆出言调戏大陆第一鉴宝师!

  紫裙佳人微微起身,笑靥如花。

  “他鉴定的结果是对的哦。”

  这一刻,无数少男失恋了。

  圣界,天晖阁。

  传言其阁主神龙见首不见尾,是位美貌与能力并存的大算师。

  天晖阁阁主的唯一弟子,储婉心今日收到一份神秘来信。

  “师尊,好像有您的友人请您算上一卦啊。”

  温婉动人的储婉心带着信笺找到师尊时,止不住好奇问道;“师尊这么特立独行,还有我不知道的朋友吗?”

  长坐阁内的师尊依旧美丽动人,一袭紫黑长裙,宛若天边最神秘的星辰,发簪如玉,俏靥似仙,美眸如星梦绚河,只是眉梢之间多了一分岁月沉淀的平稳。

  她素手捧着古卷,正细细品读着,随意道:“可能是天歌学院的人吧,你帮我念念吧。”

  储婉心微微颔首,念道:“咦……这份信笺没有人名,只说要您帮他算算,他的特长是什么?”

  哐当~!

  古卷落地,绝美师尊的俏靥浮现一丝绯红,轻啐一口。

  “哼,我可算不出来!”

  “可他说,算不出来让您拿尺子去量……”

  “行了别读了,多大个人了搞这一套,他还知道回来啊……别说拿尺子,今晚我拿刀子。”

  储婉心深以为然的想着。

  “…被誉为算师界千年难得天才的我,竟然看不出老师在说什么?看来我的算术不到家啊,嗯嗯,今晚拿着尺子跟踪师傅看看,出信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圣界青竹林。

  无数过客曾于水般流淌,路过此林便如入江河。

  河边长林,却总有一位抚琴人,常年于此弹奏。

  伊人胜秋水,青衣素裙,抚琴半生,路人过客,无不为之倾倒,却不敢冒犯那股出尘纯净的优雅。

  青竹林内,云烟缥缈,一如既往的有位淡雅出尘的女子抚琴拨弦。

  她的曲音清净悠扬,如云遮雾绕下的清水,总能穿过迷雾直达本心,令人不禁心神往之。

  突然竹林外,传来一道戏谑的笑声。

  “这位美女仙子,能不能点一曲啊。”

  正细细聆听的众人不禁嗔怒。

  是谁这么不知好歹,竟然敢调戏这位仙子!

  素裙佳人继续拨动琴弦弹奏,垂首闭眸,温和笑道:“朋友若有佳曲举荐,自当可以。”

  竹林内,缓缓走来一道银袍身影,他玩味笑道。

  “能不能点一首《宁做凡人不为神》吗?”

  琴音戛止,素裙佳人睁开美眸,微微抬头,唇角微掀时,绽放一抹美得惊心动魄的笑意。

  “这个宁,是哪个宁呢?”

  龙脉清雪山。

  冰心宫的隐秘之地之一,今日宫主正逢出关之日。

  坐镇外界的长老却突然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