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盛宠娇妻 > 007爱一个人不一定是拥有,有可能是放手

007爱一个人不一定是拥有,有可能是放手

  章节名:007爱一个人不一定是拥有,有可能是放手梁韵飞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脸色苍白,嘴唇无色,双眸紧闭着。经典小说…………一点生气神采都没有,那浓黑的眉毛在昏迷中都是蹙紧在一起的,不曾松开。

  周局看着被护士推走的梁韵飞,上前站在医院的面前:“医生,他怎么样了?”

  赵育民也跟在周局的身后,静音听着结果。

  “虽然已经抢救了过来,但因失血过多,加上送医时间过长,所以还没有脱离危险期,再观察些时间。”医生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医生,一定要尽全力保住他,他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周局把手覆在了医生的手背上,语气很严肃郑重,“辛苦你了。”

  “周局,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尽全力的。”医生也知道梁韵飞并非普通人,上面都很重视。

  梁韵飞因为失血过多加上麻醉的药性,足足昏迷了四十八个小时才醒过来,这才度过了危险期,让所有的人都松了好大一口气。醒来的他脸上没有什么血色,虽然并没生命危险,但是流了那么多血,想要恢复还是需要一些时间。

  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周局就来探望他了,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容:“韵飞,你没事就太好了,否则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向你爸交待呢。哎,没事就好。”

  “周叔,你不用向我爸交待,工作上不谈个人感情和个人关系。就算我有什么事,那也与你无关。”梁韵飞却没有把自己的身份看得那么重要,“生死由命。”

  周局坐下:“你小子就是这样,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你的感情的事情我也多少知道一些,其实你爸妈也并不是想为难你,只是你那位心上的以前的身份是有些让人敏感。你得耐心一点,不能和你父母急。”

  “反正我是做了决定,要么只娶她一个,要么终身不娶。”梁韵飞已经给自己定下了底线,他不会放弃。

  “好了,你的私事我也不想多说了,自己好好想想。”周局也没多劝他,只是叮嘱着,“你这段时间就放假,好好养伤。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行了。”

  “那我放假期间我想回国一趟。”梁韵飞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可以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你这就要回国?你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呢?”周局很是惊愕,“就算有再急的事情,也该先把身体养好,这件事情稍后再说。”

  梁韵飞却蹙紧了眉头:“我已经等不了了。”

  算算他昏迷的两天两夜,这已经是宋玉玲打电话给他后又过了两天,这会还不知道席佳榆和席母的情况,他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却在国外,没有及时陪在她的身边,这已经让她很自责不已了。他再也等不起了,他恨不能马上就飞到席佳榆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说声对不起。

  “什么叫你等不了了?你不能开这种玩笑。”周局板起了脸孔。

  “她妈妈现在病得很严重,可能随时会……我自然不想他妈有任何闪失,可是就怕会有意外。我不能再躺在这里了。周叔,你不理解我的心情,我必须要回去。”梁韵飞说出了不得不回去的原因。

  周局蹙着眉,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看着他冷凝的黑眸,里面萦绕的是痛苦与焦急。

  “她与她母亲相依为命,现在他妈妈生病了,她一个人在那里撑着,我心疼她。现在的她最需要我了,就算是爬我也要爬过去。”梁韵飞表明着自己的决心,“周叔,你不要担心我,我会自己注意的,况且这里回国坐飞机也不过几个小时而已。我一到首都会去医院的。”

  周局也只是抿了一下唇:“你自己一定要小心。”这也算是松口答应是他的请求,也便离开了。

  梁韵飞拿起手机一看,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给席佳榆打过电话了。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应该是在吃饭了吧。

  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扰她,然后他便打电话订了机票。他低头看着手机,总感觉心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烦躁感,莫名心慌。

  “梁先生。”梁韵飞生病期间的专属护士端着药盘进来,“你该吃药了。”

  她把倒好的水和药递到了梁韵飞的面前,脸上微笑明媚,慧黠的大眼睛盯着他的俊逸非凡的脸,深黑的眉眼透出男人深度魅惑。

  梁韵飞侧头,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午后金灿灿的阳光落在他的脸庞上,晕出一层金色的细芒,他的墨发发稍也被染成了淡淡的金色,尊贵迫人。

  护士心跳如雷,震得她的胸腔发疼,雪白的贝齿咬住了下唇,小小的羞涩一下。

  “梁先生,还有您换药的时间到了。”护士把他手里的水杯拿过放到了床头。

  梁韵飞躺好,小护士专业且认真地替他解开了腹部上的层层纱布,浸出的血晕已经不再像先前的范围那么大了。只是他左腹那里的血洞泛着血红的狰狞,她每看一次都会觉得疼一般。

  整个过换药的过程梁韵飞都皱着眉头,并不是因为伤口疼痛,而是心里升起的不安越发的纠结,让他这颗心一点底都没有,伤口也不觉得生疼。

  药换好后医生护士都退了出去,赵育民正好进来:“韵飞,这是给你买的粥,你现在需要营养。”

  “育民,现在给我要立刻回去。”梁韵飞实在是等不了了,总感觉有一团暴风雨在他的心上酝酿成灾。

  “韵飞,你的伤口那么深,不适合长途飞行,你还是把身体养好了再说吧。”赵育民一惊,没想到梁韵飞着急到不顾身体能否负荷也要回去。

  他和周局同样也担忧,但是梁韵飞的脾气他很清楚,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梁韵飞的眸子凝睇着他们,语气坚定:“这是我的决定,我已经订好飞机票了。”

  他从床上起来,拿起一旁属于自己的衣服便进了洗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