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盛宠娇妻 > 81两个蛋糕,两份祝福,承载他们满满的爱

81两个蛋糕,两份祝福,承载他们满满的爱

  傅向晚看着电子看板上恩爱幸福的一家三口,听着儿子叫着别的女人妈妈,她觉得心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撕成了两半,血肉模糊,血水淋漓一片。她疼得眉心紧蹙,额上都出了一层冷汗。她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心如刀割,她咬着唇,伸手揪着心口的衣服,企图借这样的动作来缓解自己的疼痛,可却还是无济于事。

  她的泪水就这样像是断线的珍珠,从眼眶处颗颗坠落,越发的汹涌,潮湿了她的面容。她哭得弯下了腰,就蹲在了路边,孤单的身子融于黑夜里,染着无限的悲伤,像是一个被人遗弃的孩子一般,哭得肆无忌惮,仿佛就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哭得让来往的人都对她投以好奇的目光。

  “你说这姑娘是不是疯了……好端端的一个人在这里哭得肝肠寸断的?”有人看着,小声道。

  “可能是走丢了吧。”

  “要不要找警察叔叔……”

  “算了,这样的事情别管了。”

  她听不见别人在说她,只是一味的哭,哀悼已经远离自己的幸福。

  现在她心爱的老公的身边已经站着另外一个男人了,而她却把自己遗失在了千里之外。她哭得泪湿了衣衫,哭得一张清丽的容颜都脏了。她还是一点也不怕别人的目光,一直地哭着。

  低垂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方黑色的手帕,傅向晚看着那方手帕愣了愣,微微移动自己的目光,入目的是一双黑色锃亮的休闲鞋,接着是黑色的裤子。她缓缓抬眸往上看,依旧是黑色的衣服,还有那张让她永远都无法忘记的脸,阴冷的脸,冰冷无温的眸子,永远带着黑暗的色彩的男人。

  他就像是一个鬼魅一般,如影随行:“擦一擦,哭得很丑。”

  也只有他会用黑色的手帕,从头到脚,连心都是黑的。这让傅向晚愤怒,她真的不想看到他。

  傅向晚越想越气,伸手打掉了他手里的手帕:“你不需要你的假好心。”

  男人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一片黑色沉重:“再哭他也不会回到你的身边。你拒绝他之后,有另一个女人可以安慰他,慰藉她的伤口,这是多好的事情。你于他而言,已经是一个不存在了。”

  是啊……她再怎么哭,电子看板上的那个女人依旧不是她。为什么会有一个女人取代了她的位置?这个女人留在谈希越的身边到底是想做什么?会不会伤害他?不……她不要别人去伤害他。

  一想到会有这样的可能,傅向晚的一颗心就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她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就要跑开,男人扣住她的手腕:“去哪里?”

  “去哪里不需要向你报备。”傅向晚瞪着他,眼角的余光却看着对面的电子看板。

  画面上谈希越已经向方雪艳绅士地邀舞,这是今天的开场舞。他站在璀璨的水晶灯下,一抹圣洁的光晕环绕着他,他是如此的尊贵,仿佛希腊神话里最俊美的神祇。他微微弯腰,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则向面前的方雪艳伸过去,掌心摊开,修长的手指仿佛冰玉雕琢,是上好的艺术品。让人移不开目光。

  方雪艳看着谈希越,心跳加快,她觉得此刻谈希越就是最最贵的王子,而她是最美丽和公主,他们是天作之合。她柔软嫣红的唇瓣扬着明媚的笑弧,纤纤细指抬起,往谈希越的掌心放过去。

  “不--”傅向晚对着电子看板大吼,“她不是傅向晚,希越不要相信她。不要牵她的手,不要搂她的腰,不要和她一起跳舞。希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她想上前,却被黑衣男子阻挡了去路。她咬着唇,晶亮的眸子里闪着受伤的颜色。她紧紧地揪起男子的衣襟:“告诉我,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那个女人中谁?怎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傅向晚,这不像你。”男子冰冷的眸子盯着她那张因为愤怒而泛红的脸,也感受到了她眼底那抹深深的恨意。

  “你们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我还能像我吗?”傅向晚的眼里晶莹泛起,“你们有什么仇冲我报复,不要去伤害他!我求你!”

  “要放过他很容易,那就得牺牲你自己。”男子伸手挑起她的下颚,“从今往后,都不要回到他的身边,让他签下离婚协议书,中止你们的夫妻关系。离开他就是救他,否则……”

  永远地离开他!她多么的不舍,她想就算回不到他的身边,也回不到从前,至少让她保有这样的距离,让她远于看着她就好。她也没什么怨言。可是他连她这一点微小的心愿都要捏碎吗?要把她从谈希越的生命里完全的抹去吗?

  她不怕死,她怕自己再也看不到他了。

  “永远的离开不就是死吗?”傅向晚轻轻一笑,有些嘲讽,“那好,你杀了我啊!你不是很有本事吗?你现在就杀了我,我就永远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连离婚协议都不用签,就中止我和他的夫妻关系。”

  她的眸子带着灼灼的怒火与逼问,黑衣男子从没有看到过傅向晚如此愤怒的一面。可是他还是显得很冷静:“要永远的离开并不是一定在死。只要你不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就好。如果你愿意,我带你离开。我们可以去国外,可以去深山野林,我会让别人找不到我们。你真的想好了吗?”

  傅向晚“呵呵”地笑开了声,和着眼里那抹就要坠落眼眶的泪水,显得多么的凄凉:“这样就可能让别人取而代之我吗?你们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

  傅向晚本来悲伤的眸光渐渐显得有些凌厉:“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我,她在欺骗希越他们父子。我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他人欺骗而受到伤害。我不会走,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他们。我要保护他们。”

  “保护?”男子也冷冷一勾唇,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傅向晚,你连自保都难,还想保护他们?我告诉你,那个女人不会伤害他的,他们只会一直这么幸福的过下去,而你将不复存在于他们之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