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双鱼书屋 > 天行九歌 > 第二章长信宫

第二章长信宫

  第二章长信宫

  冬日天色阴郁,长信宫每条小道旁都点着擎枝夹纱灯,楼阁台榭的飞檐屋顶、假山上、荷塘边,都覆盖着厚厚的积雪。

  一个四五岁的小童在雪地上捉麻雀玩,他裹着厚实的狐裘袄,跑不快,一眨眼那啾啾喳喳的小麻雀已飞到庭院里那棵棠梨光秃秃的树梢上去了。

  小童不依,非要随行小内监抱自己去捉小麻雀,央央地求了好久,小内监无法,把他抱起来,努力举高双臂,于是小童便张开双手拼命往上扑腾。

  麻雀啾啾叫了两声,忽然飞离了树梢,小童伸手去扑,结果整个扭向一边,小内监无法保持平衡,东倒西歪就要摔下去。

  “太子殿下——”

  在远处候着的宫娥的尖叫声中,小内监脚下一个打滑,愣生生把小童甩飞了出去。

  嘭!

  一声大响,雪地的雪花四散飞溅,重重摔在地上的半大少女轻“欸”一句,抖开怀抱,安然无恙的小童脆生生地叫着,爬上来搂住她脖子。

  “长姐,疼不疼,疼不疼呀!阿焕不好,阿焕不好。”

  少女安慰地摸摸他小脑袋,扭头的功夫,视线正对上息明殿大敞的轩窗。

  屋里小炉中炭末星子烧得“噼啪”四溅,女子坐在矮榻上,手中摊开一件新缝的墨绿小袄,边角绣出几朵白色的山茶,正落下最后一针。

  隔扇门“咯吱”一动,接而竹帘掀起,几缕清风和来人一道涌进屋内。

  “公主,罗公公过来了。”

  女子收起针线,眯眼看向侍女妁秋身后的小内监,微微一笑。“离开多年,最念的也只福第楼这几碟珍馐了。可惜如今沦为阶下囚,祭一祭口还得央罗公公去,实在过意不去了。”

  细眉细眼的小内监声气也是细细的,“哪里,娘娘言重了。当年奴才初入宫门不识规矩,若非娘娘仁慈救下一命,早已是那黄泉路上的野鬼了,如今得幸为娘娘略尽绵薄之力,是奴才的福分。”

  妁秋接过八宝食盒呈到女子跟前,她揭了盒盖子轻轻一嗅,喜声道:“还是旧味道呢!唉,为了我一点口腹之欲,真不该把公公牵连进来,如今这长信宫,终究不是个好名声。”

  小内监忙道:“奴才留了心眼子,一路避着人呢,请娘娘放心。”

  “如此,真是太谢谢罗公公了。如今我这处境,还得多仰赖公公照顾了。”

  她让妁秋赏了小内监一片金叶子,从小门送出去,然后把食碟一一摆放到花梨条案上。

  依次是青凤髓、芸豆卷、糟鹅掌、胭脂凉糕、风腌果子狸、江米粥,各有形状,摆盘十分精致。

  她敲着竹筷皱眉沉吟少许,低声道:“找机会把消息递出去。”

  妁秋“嗯”了一句,便转身叫门口的小婢把外面的姐弟俩叫进来用早膳。

  不一会,小婢揭起帘子,阿焕跌跌跑进来,一头扑进隋氏怀里,“娘亲娘亲”地叫着。

  隋氏捧起他粉嫩的小脸蛋,愈瞧愈怜爱,轻轻啄了一口,才把他厚实的狐裘袄褪下来,拿新缝的袄子对着他身量比划。

  “正合适呢!这狐裘袄太笨拙了些,裹得粽子一般,想也难受。用了膳换这件吧!”

  她把阿焕抱在怀里,叫妁秋给他换一副小碗筷,然后将目光看向一边沉默的少女。

  “吃过饭,还是带焕儿去太傅那里上课吧,已经荒疏了好些日了,天天这般胡闹下去不是个办法。”

  “是,母亲。”

  “啊,还要去听太傅上课呀!”小阿焕塞了满嘴的凉糕,赖在她怀里嘟嘟嚷嚷道:“可是阿焕想陪着娘亲,阿焕再也不要娘亲走了。”

  隋氏微微垂下眼睫,温柔地抚摸着他乱拱的小脑袋,低低哄着:“焕儿乖,娘亲不走,娘亲就在这儿等焕儿放课。”

  哄得他安静了些,隋氏便将他抱到膝头坐着,认真道:“但是呢,焕儿也要答应娘亲,娘亲不在身边的时候呀,一定要听长姐的话。”

  阿焕咬着小拳头,努力扑闪着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重重点了点头。

  用过早膳,小婢把食案撤下去,阿焕又在隋氏怀里赖了一会,才被妁秋抱走换衣裳。隋氏净了手,对一直端坐一侧的少女道:“过来,今儿娘亲给你梳发吧!”

  妆台置在窗前,她局促地走到铜镜前坐下,隋氏将她一头黑发放下来,柔柔笑着:“长得真快,一晃眼,姜儿都是十三岁的大姑娘了。”

  她怔怔望着铜镜中母亲含笑的容颜,突然之间,眼眶酸涩难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